雅碧湖足球队三周年庆 - 卅载足球情 梦圆雅碧湖
2018-08-29 19:46:52   作者:微风   阅读数:   我要发言(0)   收藏本文

如果你已耐心看完,我要说声辛苦了。这是对我过去三年为球队无怨无悔倾力付出的真实记录,也希望籍此对后来人有所启发和感召。人活着,要有情怀,多照亮一段路,多温暖一些人。我爱雅碧湖,祈盼常相随。当我已迟暮,愿你正年轻。
 
    我和现在的小冯认识差不多才将近三年时间,但感觉已经是十多年的朋友,这有可能与我们的酒品、酒量差不多有关,也有可能与他那拉风的冯氏拉球过人有关,也有可能与他大腿上被我踹出的一片乌青有关。
 
    能有他这样一位清华优秀人才的朋友,我感到很荣幸。一开始小冯给我的印象是他背稍微有点弓,不苟言笑,但谈吐却温文尔雅,颇有绅士风度。随着球队诸多有序化管理措施的开展,我们一起踢球、喝酒交流的次数增多,慢慢也加深了对他的了解。
 
    正如现任队长陈建所说,小冯属于真正文武全才的人物,英语水平跟汉语相当,写得了文章、唱得了歌、编得了程序,更能品得了酒、踢得了球,业余时间还能够教中学生数学,传道授业解惑。
 
    更值得我们学习的是他对每件事情认真与严谨的态度,球队也正是因为他和服务组的共同努力,开创了良好的开端,这也是我有时会尊称他“冯老”的原因。- 吴立春
 
\
 
卅载足球情 梦圆雅碧湖  作者:冯克列
 
    一辈子会遇到很多机缘,把握住了,也许会改变人生的轨迹。
 
    从小我就好动,但直到高二,我才第一次踢足球。
 
    1990年我紧跟姐姐的步伐考入前黄高中,那一年的高一有八个班,我被分在四班,任班长。班里有几个喜欢打篮球的,唐三水平很高,粉丝不少,看他运球、上篮是一种享受。我只是小跟班,菜鸟一个。
 
    倒不是我没有运动细胞,而是我之前就读的初中,虽说有篮球场,其实就是两个篮球架,下面是土场,一场雨后,坑坑洼洼。印象里也很少有人去玩。
 
    那时候读高中很辛苦,真的是起早摸黑。大清早五点多起床后,睡眼惺忪先上早早自习,接着被赶去操场早锻炼,然后吃早饭。
 
    如果是在冬天,走去食堂的路上天都还黑着。早饭后是早自习,上午还有四节课。除了每个月底有两天假,平时每周只有星期天下午是休息的,上午有课,晚上也得自习。周日下午我通常会回南夏墅,十来里地,有时搭方便车,有时骑自行车,主要是回家拿点好吃的,鸡爪和猪蹄是我的最爱。
 
    有一段时间我跟徐斌同桌,一次月假回来,他不辞辛苦,从小河带回一大盆鸡爪,可把我乐坏了。两个人躲在宿舍里啃得天昏地暗,夜自习都忘了。从校门到南面的大马路有点距离,星期天下午我步行出去乘车时总会看到右边操场上一群人在追着球跑。
 
    当时很诧异,这得有多无聊啊!难得休息,有家不回,在操场上晒着!
 
    高二开学后,班上来了个留级生,我记得他姓汤,记得他外号叫猫子,但名字毫无印象了。
 
    通过在微信群里打听,才回想起来他叫汤友刚。又从小涛那里得知,留级前猫子跟我姐一个班。这么说来,跟我们姐弟俩都做过同班同学的,猫子是唯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猫子酷爱足球,很诧异我们这么活跃(号称乱班)的一个班级居然没人踢球,就想努力说服我。我固执但不偏执,答应他试试。
 
    开学后第一个星期天,我匆匆扒拉完午饭,就搭方便车赶到市里的中联商场买足球,回到学校竟然已是倾盆大雨。球都买回来了,看着心痒痒脚痒痒!管他呢,踢!十几号人在雨里飞奔,摸爬滚打,尽兴而归。
 
    我爱上了足球!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上高中时我的学习成绩不错,在年级里算个风云人物,但我酷爱足球也是名声在外的。逮着机会就往操场跑,不管是午饭后还是晚饭前,分秒必争。
 
    有一次还跟年级里的球友约着去武进师范踢了一场友谊赛,那是我高中阶段唯一踢出校门的一次经历。记得我们那个年级,三班和四班踢球的人最多,水平也比其他班好。
 
    我觉得三班还比我们略胜一筹,他们有个拼命三郎叫苏小刚,后来年纪轻轻就当了市长,再后来又激流勇退,辞去公职。我们班上杨卵、阿粘、昀晔、毛蟹和我算踢得比较好的,大屁股是我们的主力门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杨卵给我起了个外号,屎壳郎。我自以为德高望重,风度翩翩,被他如此恶搞,多少有点恼怒,还好这个外号没有流传出去。那时候流行看意甲,我独爱AC米兰。多年以后,因为梅西,我成了巴萨的粉丝。它们是我唯一喜欢过的两支球队。
 
    高三时因为老师管得严,班上同学踢球的机会少了很多。我不敢聚众违令,只好悄悄溜出去,独自偷欢,混在低年级的学生堆里踢球。姐姐和我上高中后,父亲开始和我们书信交流,很多时候他的一封信是写给姐弟俩的,我们互相传阅。
 
    拆信的心情总是忐忑不安,因为几乎每封信里都有这样那样对我的告诫和批评。疯狂踢球那阵,父亲在信里说我玩物丧志,读来触目惊心。还好,高中毕业后,我如愿以偿,考入清华园。那时候我姐姐是虽已入学北大一年,但整年都在河南信阳军训。
 
    九月份我们一起去北京开学了。一家出了两个高材生,我们姐弟俩成了南夏墅小学、初中和前黄高中的一段佳话。
  
    大学五年的回忆里,足球是浓墨重彩的一笔。水利系三字班有两个专业,水工三个班,流机一个班。一百多号男生,十一个女生,我们班占到两个,被男生们称为大宝和二宝。那时候清华的文理院系比现在少很多,女生匮乏,和尚班都有。
 
    跟我同一年从前黄高中考入清华机械系的王旭东,他们班上就没有女生。僧多粥少,难有谈情说爱的机会。旺盛的荷尔蒙无处宣泄,唯有寄情绿茵场。因为先后的班长陈伟和老电都是球痴,我们班的足球氛围很好,踢球的人数是年级四个班里最多的。
 
    入学不久,年级里组了一个队。我攻强守弱,主要司职前场,身披9号战袍。那身长袖队服,黄蓝相间,很漂亮!25年过去了,至今还有队友珍藏着。我们去的最多的是北操,不是真草,也不是人草,甚至不是干净的土场,因为上面有很多大小不均的砂石,摔一跤往往膝盖都会见红。
 
    条件再苦也影响不了我们的热情,印象里几乎每个下午都会去踢球,除非天气实在恶劣。我尤其喜欢夏天,换衣服省事,天黑得也晚。总要踢到汗流浃背,精疲力竭!因为运动量大,我的饭量也相当可以。在食堂里,女生通常打二两米饭,男生大多是四两,而我每次都要八两,白馒头可以吃四个。
 
    打饭时师傅看你一眼,你得报个数,二两、四两什么的,到我那里,师傅会故意提高嗓门复述一遍“八两!”他这一嚷嚷,扭头打量我的人不少。有一次因为米饭给的少了点,我竟然跟某个掌勺的师傅吵了起来。同学们至今记得这个笑话。
 
    北京的冬天很干,有时候一阵风刮过,漫天黄沙,别说球,人都看不见。踢完回宿舍,头发颜色都变了,洗头也是累赘。一怒之下,我决定削去三千烦恼丝。大一时,校园里几乎还见不到光头。北院的师傅连问了我几遍,是不是确定要剃光头。
 
    后来,同住13号楼工物系的球友私下又送了我一个外号——维亚利。我对这个外号也非常讨厌。
 
    从宿舍到北操,步行得十几分钟。来回的路上,球经常是在我脚下的。我接触足球太晚,好在勤能补拙,在球龄相当的业余爱好者里,水平还算凑合。
 
    年级队里大家公认技术最全面的是18号杨凯,攻守兼备,能传能射,身材不高,却头球很好。10号方正踢球灵气十足,屡有神来之笔。11号老大孙东速度很快,边路下底嗖嗖生风,配上郭富城的发型,帅就一个字。金鑫和余丁属于小快灵的风格,老电、陈伟和玉宝是我们的后防中坚。
 
    叶长和我擅长左脚,经常踢左路。其实我以前一直习惯用右脚。一次坐自行车,右脚跟被卷进了车轱辘,去校医院缝了几针。因为歇不住,伤未愈就上场,只好开始练左脚。没想到一学期下来,踢球成了左撇子,至今未改。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舍友安子,也是奇人。
 
    上大学前他都没碰过足球,但跟我们一起痴迷,而且进步神速,擅长盘带过人。我总觉得他像曾效力于那不勒斯和帕尔马的佐拉。
 
    那时候我们年级队的实力还不错,曾经8:0横扫4字班年级队。在那场比赛里,我独中四元,完成了平生第一次“大四喜”。
 
\
 
    我和方正(右)、杨凯
 
    竞技体育难免会带来伤痛,足球算得上高危项目。大三那年,老电被铲了一下,整条腿都紫了,惨不忍睹,在校医院躺了整整一个月。重返球场的老电,好了伤疤忘了痛,虎虎生风,心理阴影面积为零。
 
    除了自己玩,我们也经常会约其他球队切磋。自己系里的,校内其他系的,也会去其他高校。有一次去北大跟我姐的同学踢了一场,也去过人大、北外、北航和林大。
 
    最远的一次,几个人跑到通县的物资学院。那时候交通远不如现在发达,路上得花两三个小时。
 
    人们总说同学情和战友情是最纯最真的,而我们这些一起踢了五年球的大学同学,更是亲上加亲。
 
    我也经常会回想起当年和他们一起踢球的日子,和我那条很鲜艳的红色球裤。毕业十五和二十周年回校,我们还都聚在一起踢了友谊赛。
 
\
 
    大学毕业后,我留学美国,在夏威夷生活了十来年。研究生毕业后,去了AECOM,头两年就是画图画图再画图。那时候我很内向,跟同事少有交流。只有一位日本后裔,成了我最好的朋友,他叫Ryan。他每天上班特别早,有一阶段我也早上五点半就到公司了。
 
    我自学两小时编程后,就跟Ryan一起下楼吃早饭。回到公司,同事们才陆陆续续上班。为了提高自己的口语能力,我每天主动和同事们一起午餐,听他们聊天,偶尔插一两句嘴。大家惊讶于我的饭量,给我起了个“RiceMan”的外号。
 
    那几年我对编程很痴迷,水平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也因此让公司自上而下刮目相看,我还在夏威夷的青年工程师论坛上做过AutoCAD编程的讲座。做土木工程师的十年,包括后来成为项目经理后,我始终坚持编程,自得其乐。
 
    以至于后来决定回国并改行做贸易时,我很担心是否还能找到一个让自己沉溺其中打发那么多时间的爱好。事实上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我喜欢上了葡萄酒,并且后来又重新拾起了对足球的热爱。
 
    工作之余,周末我经常会去踢球,在MagicIsland或者Kapiolani Park。没有所谓的球队,只是一群人凑在一起,也没有稳定的时间和场地,有时不得不四处转悠蹭球。场上经常是八国联军,面对人高马大的老外,有点不敢出脚,因为有些人的球风真是非常彪悍。
 
    那些年踢下来,没结识几个朋友,因为连一次聚餐都没搞过。国外的生活,好山好水好寂寞。只有一位叫Richard的,比我年长几岁,我们比较聊得来,至今也还保持联系。论聚餐对草根足球队兴旺发达的重要性,老冯颇有心得,这是后话了。
 
    虽然留美的十来年里,足球没有给我带来很多值得回忆的快乐场景,但心底对足球的爱还在。布鲁斯(Bruce)曾做过我的Direct Supervisor,他是地道的老美,对90分钟可能一球不进的足球运动嗤之以鼻,觉得美式橄榄球才值得爷们儿参与。
 
    每每听我谈到足球,总要泼些冷水。当我义正严辞地问他“为什么足球是世界第一运动”时,他回了一句“为什么美国是世界第一”。
 
    我被噎住了,一时无以作答。夏虫不可以语冰,我再也没跟他讨论过足球。后来他远渡重洋,到中国领养女儿,临行前我教他认识了“牛肉”和“啤酒”这几个汉字,因为他不喜欢猪肉和鸡肉,也不想喝白酒和黄酒。
 
\
 
    2010年秋天,我回到了家乡常州。乡音无改,鬓毛未衰,但近乡情怯,遇见当年的老同学,我说话都是细声细气。酒桌上大家面红耳赤时,我也还抹不开面子,很难适应国内酒桌上的闹腾。
 
    但因为卖酒为生,朋友又多,常年酒局不断,时光就在一年300多顿酒的节奏里慢慢的流逝……
 
    直到2015年的五月,湖塘镇上的晓帆知道我曾经酷爱足球后建议我自己组个队。
 
    5月30号的晚上,我发了一条朋友圈,内容是“响应习大大的号召,球踢起来!老冯拉支队,计划每周练习一次、比赛一次。谁入伙?” 就这样招募到了几个同好,这就是雅碧湖足球队的雏形了。
 
    如果说猫子是我足球生涯的引路人,那晓帆就是雅碧湖足球队的引路人。为此,我始终感谢这位前队友,在很多场合也都会提到他。
 
    一晃三年过去了,球队稳步发展,在常州业余足球界小有名气。作为创始人和老队长,我付出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回想起来,千头万绪,真不知该从哪里说起。
 
    2015年8月22日星期六,那是雅碧湖足球队正式成立的日子。“爱家敬业,快乐足球”是我们定下的宗旨。欢声笑语后,已是夜深人静。我独坐灯下,写了下面这段话:
 
    大约两个月前,因为晓帆的提议,我拉了一个足球队,平均每周踢两次。类似的球队在常州应该不少,但好多慢慢就夭折了,不了了之。球友们也有类似的顾虑。我告诉大家:我喜欢较真,哪怕是玩,也得有玩的章法。但凡是个组织,就必须有纪律。
 
    雅碧湖足球队也一定有纪律,而且一旦有纪律,我就会去监督执行。进入我们球队的首要条件是出勤率高,如果你不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足球,你是很难坚持每周两次准时出现在绿茵场上的;其次是你得能跟其他队员和睦相处。
 
    我们的球队平均年龄估计奔四十了,大家挤出时间聚在一起,肯定不是为了找不快乐。今天是足球队正式成立的日子,我告诉队友们,希望五年后的今天,我们能在一起庆祝球队的五周岁生日。
 
    大家拭目以待!
 
    此时此刻,虽然我们才正准备庆祝三周年,但我相信队友们对我们的五年之约是信心满满,非常期待的。
 
    纪律是球队的立身之本。这道理估计大家都明白,但真正做到并不容易。队员之间不像家族里长幼有序,也不像企业或单位里有上下级关系。
 
    靠什么来维护纪律?约法三章,身先士卒!我对每一位队员的出勤率特别看重,也曾在多个场合强调作为雅碧湖的一员,你对球队最大的支持,就是多来踢球。打麻将、喝酒、K歌,那些只是锦上添花,是无法把这个团队拧在一起的。
 
    我本人也是严于律己,作出表率。在我任队长的两年里,人在常州但缺席踢球,也许一次都没有,也许有过一次。我和陈建曾被临时“绑架”去参加一个饭局,没能参加那天的队内赛,我不确信那时候是不是他已经接任队长了。
 
    因为业务需要,我时不时会出差,但我都会尽可能避开踢球的日子。有一次去广州,原计划周日回常州,但离开前临时决定,随朋友开车去了江西赣州,打算在那里住一晚再回。下午我们到了一个景区里半山腰的别墅,喝茶小憩。
 
    我上携程搜索航班,看看怎么从赣州回常,结果发现每天只有一趟夜里到虹桥的航班(现在有赣州到常州直飞的航班了)。因为已经报名参加第二天晚上的踢球,我就决定不住下来了。说实话那里环境很好,别墅也很考究。
 
    我们一路开了几个小时才到,茶还没喝几口我就要告辞,主人和广州的朋友都很不解。但我去意已决,他们就安排人送我去了赣州机场。半夜我抵达虹桥机场,在机场附近住了一宿,第二天早上坐高铁回到常州。踢球日的饭局被我推辞掉很多,我常跟队友们说,饭局上少你一个,人家照样吃喝,球场上少你一个,也许全队的计划就被打乱了。
 
    饭局不能成为不来踢球的理由,这在雅碧湖已经深入人心。当然,我们始终坚持家庭第一,工作为先。我们只是不希望队员报名踢球后又因为无关紧要的饭局放鸽子。
 
    慢慢的朋友们也都习惯了,知道每周踢球的两晚,我是不参加饭局的。
 
    听说很多成功的项目,都是用钱砸出来的,我想说雅碧湖足球队是用时间砸出来的。最近一次队友小聚,我故意当着大家的面问陈队,每周大概要花多少时间在球队管理上。
 
    他说平均每周五六个小时肯定要的。粗略推算一下,就是一年300多个小时。我一点也没觉得惊讶,在过去的三年里,哪怕是做最保守的估算,我在球队建设管理上至少花了1500个小时。
 
    最近的西安之行报道,前前后后就花了我不止十个小时。这次的征文,从自己撰稿到为队友们校对,几十个小时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草根足球队的队长是不好当的,何况是在雅碧湖这样的豪门。
 
    要踢得了球,喝得了酒,拍得了照片,写得了文章…… 三年来,加上其他十几位新老服务组成员,我们已经在球队建设和管理上花了好几千个小时。
 
    队员群里看似简单的一则公告,很可能是服务组讨论了一两个小时的结果。刚哥、倪老师和陈建都是副队长的时候,我们四个人经常碰头。因为工作地点离得不远,每周会有四五天在一起午饭,商量球队的事情。
 
    建队之初,我就想把这支球队作为践行真正民主管理的试验田。因为我相信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我不希望在雅碧湖搞一言堂,唯我独尊。
 
    我决心在球队营造一个全新的民主氛围,集众人的智慧和能力,加快球队建设的步伐。
 
    球队成立不久,我就意识到按照我心中描绘的蓝图,雅碧湖足球队不是我一个人能张罗得下来的,我必须寻找志同道合,愿意跟我一起为球队付出的一批人。
 
    但我不会以我的一己好恶来挑选成员,他们必须是众望所归。在2015的年会上,球队的第一届服务组诞生了。除了我和副队长孙刚,另外五名成员是在雅碧湖西餐厅通过现场无记名投票、唱票、监票、计票产生的。为了确保每个队员都投票,每一票都算数,对于不能到现场投票的队员,我提前安排队员登门拜访,让他们投好票装入信封封好,到年会那天才在现场拆封。
 
    后来随着球队的发展壮大,服务组增加了两名成员,变成了九个人的团队,分别负责后勤、考勤、统计、外联、财务、宣传等工作。
 
    但我们始终坚持不设虚职,要求服务组内团结协作,分工明确。
 
    球队的大小事务基本都是由服务组成员商量决定的。需要投票的事情一律采用无记名方式,遇到特别重大的事情,我们会动员全体队员投票。
 
    比如有一次,服务组讨论在对外友谊赛时能否多派主力上场,争取好的成绩,还是沿袭球队传统,不计胜负,尽可能让每个到场的队员有均等的上场机会和时间。
 
    服务组意见不一,而且事关每个队员的切身利益,服务组决定全民公决。投票的结果是主张上场机会均等的队员以一票的优势维护了雅碧湖的传统。
 
    民主的好处显而易见,那就是所决定的,都是众望所归,少数服从多数,谁也不能埋怨谁,但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费时!
 
    令人欣慰的是,除了服务组成员,队员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积极分子,比如小东、小辉、太山、法官、�、王队长等等,他们除了自己快乐足球,也在不断的为球队的管理和日常运行出谋划策。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在雅碧湖的这三年里,我流过两次眼泪。前两天当我看到菲哥在征文里写道他对我的坚守和不易感同身受,我的眼眶又湿了,但这一次不是因为伤心,而是欣慰和喜乐。我喜欢快意恩仇,笑看人生。
 
    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曾经有一段时间,球队士气低落,陈队说“再也回不到以前了”,我说“时间是疗愈伤痛的良药”。现在看来,我的期望没有落空。我在服务组的时候,跟我分歧最多的是陈建,但很多时候他都能说服我。
 
    在某些方面,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和完美主义者,需要有人唱反调泼冷水。陈建总能顾全大局,四平八稳,宰相肚里能撑船,并不伟岸的身躯里藏着大大的宇宙。
 
    虽然现在我不在服务组了,但我知道在球队管理上,大家各抒己见,畅所欲言的氛围越来越好了。
 
    记得在球队两周年庆的晚会上,我卸任队长,陈建众望所归,扛起雅碧湖的大旗。以下是陈队就职演说的节选:
 
    “相信球队的每一员都会希望自己的球队越来越好,包括各个方面,比如球技、管理、福利等等。但是,业余球队的生命力都很脆弱。
 
    我在常州踢球的这十几年来,见证过多支球队的兴衰存亡。一支没有利益牵连,纯粹依靠一腔热爱而走到一起的纯业余球队,要想走远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冯队为我们开了一个好头,现在轮到我接过这根接力棒,我一定竭尽所能把球队文化传承下去。
 
    我希望,等到我交出接力棒的时候,我能为接任者打下更坚实的基础,我们的球队能够更上一层楼。
 
    最后,对在座的各位表示感谢,谢谢你们的信任与支持。希望五年、十年甚至几十年以后,大家仍然能够在一起踢球,吃饭,喝酒。”
 
    上百人的欢聚落幕后,部分服务组成员和队友意犹未尽,又去附近的东北饺子馆畅叙友情。陈队任职于武进财政局,跟我印象中朝九晚五的公务员不同(或存偏见,望谅),他经常要加班。那一阵工作也是特别忙,但球队周年庆这样的大事在即,他责无旁贷,必须也帮着张罗。
 
    周年庆圆满结束,老冯甚感欣慰。落座不久,我起身去陈队那里敬酒。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陈建,球队就交给你了。”他一下子就哭了,像孩子一样。
 
    他说最近太忙了,有些事情力不从心,没能做好。我拥抱着他,拍着他的背,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需要说。我能感受他肩上的压力,但我也完全相信他能胜任队长一职。
 
    在很多场合,我会说“陈建是我的偶像”。懂这句话的人不多,但我是发自肺腑。那天的夜宵,晓斌和云鹏也都在,他俩都是副队长,陈建的左膀右臂。
 
    如果说云鹏还有点二,晓斌绝对是不苟言笑,这点跟老冯挺像。我去给晓斌敬酒的时候,他不许我说话,他说今天是开心的日子,他不想哭。可是,不知道谁捣乱,谁说了什么,晓斌也瞬间泪奔。
 
    那一晚,我终身难忘。
 
    成为雅碧湖足球队的正式一员是不容易的。首先你得至少随队踢两个月,出勤率不低于50%。在这两个月里,你很可能被约到某个酒局。
 
    不止是老冯、陈队和服务组在考察你,整个球队四十多号人都在看着你。你是不是准时到场?是不是只想踢前锋不愿意防守?是不是把球踢出去后不管不顾?是不是散场时连自己喝过的空水瓶也不收拾?酒局上的表现也是我们看重的一点。
 
    当然,雅碧湖坚持喝酒自愿,微醺就好。我们所谓的表现跟酒量无关。一段时间后,如果表现良好,服务组会有人征询你的意见,是否想成为雅碧湖的正式球员。
 
    如果是,需要填写书面申请,并找三名正式队员书面推荐,最后由服务组的九名成员无记名投票,至少六票通过方可入队。
 
    每个正式队员每年有两个推荐名额,我最近推荐的队友是管华(Tommy),以下是我推荐信的内容。
 
    本⼈冯克列,队内号码10,我知道推荐新⼈成为雅碧湖⾜球队的正式队员是⼀件严肃的事情,经认真考虑后,决定推荐 管华(Tommy)进⼊球队,理由如下(不少于150字):
 
    跟Tommy是在去年底旦旦公司举办的年会上认识的,当时我们挨着坐一桌。攀谈之余,留了联系方式。后来他进了球友群,来淹城一起参加我们的队内活动,真正开始接触比较多是三月中旬参加40+的联赛时。当时我们人员很紧,大多数场次都只有五六个人到场,有时一个替补都没有。
 
    除了有一次因天气原因比赛改到周五Tommy未能参加(因为他周末要回上海),其他所有场次他都参加了。一起踢球的过程中,也喝过几顿酒。
 
    总的来说,Tommy出勤率高,守时守信,服从大局,我对他场上场下踢球做事都很认可。
 
    海纳百川,随着雅碧湖足球队声名鹊起,很多人会慕名而来。作为球队的长远规划,我们一方面要吸纳一些年轻人(90后),同时,也要吸纳一些70后甚至更年长的,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对球队的发展也会起到积极的作用。
 
    常言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话用在我们球队也合适,再想想清华教工队76岁的葛老。若干年后,如果我们球队能组一个50+的小分队,在常州业余足球界,必定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我相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
 
    虽然球队的宗旨是爱家敬业,快乐足球,在吸收新队员时,对其踢球水平也从来没有具体的要求,甚至我们还有两名队员随雅碧湖踢球前从未有过这方面的经验,但三个月一起踢球下来,我觉得Tommy技术全面,球风稳健,在队里可以胜任多个位置。
 
    希望Tommy入队后能带给球队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正能量。
 
    推荐人签名:冯克列    日期:2018年6月22日
 
    在上面的推荐信里,我提到的加入雅碧湖之前从未有过足球经历的分别是红旗和老宋。红旗比我小一岁,是刚哥带到球队的,他俩以前是篮球队的队友。作为零基础的队员,红旗的勤奋和天赋都是惊人的。去年,他是我们球队的金靴。
 
    在我看来,这是小小的奇迹,可以吹一辈子。而老宋,运动细胞不多,专职守门。但他乐于助人,且文采过人,是我们雅碧湖的笔杆子,公众号里每每有他的佳作。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位虽是足球新人,但雅碧湖宽容友爱的氛围让他们很快融入了这个集体,并成为球队的核心成员。红旗是服务组的元老,现已荣退,老宋则是目前服务组的成员。
 
    任人唯贤,是球队的用人宗旨。
 
    按照章程,雅碧湖的每届队长任期两年,不得连任。陈队之后,谁来掌舵?这是我时不时会想到的问题。但时势造英雄,雅碧湖群英荟萃,最合适的人选一定会在适当的时候出现的。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如果每个家庭都能安居乐业,社会自然也就稳定祥和了。雅碧湖足球队的宗旨把家庭放在第一位。因此,每年各种各样的活动,尤其是出常州市的友谊赛和周年庆、年会这两个重大场合,球队都会邀请和鼓励队员家属参加。
 
    两周年庆晚会上为家属献花的环节,至今回忆依然暖心。在最近的一次服务组会议上,我们讨论决定以后每位家属过生日,球队都将赠送一块蛋糕,略表心意。
 
    看着球队日益壮大,大家团结友爱,我的内心很温暖。无论是冯队、老冯还是小冯(有时我也会装嫩),我都能从队友们的称呼里感受到他们对我的尊重和关爱。
 
    有时候,他们会故意让着我。
 
    比如最近我因伤休战,但又脚痒难忍,勉强上场时,队友们对我都特别照顾,没人上来抢我脚下的球。
 
\
 
    雅碧湖足球队的正式队员目前已有四十多个,再加上家属、球友、啦啦队员,真可谓人丁兴旺,各种各样的饭局接二连三。一年下来,少说上百个。
    
    在国内,你跟谁关系的远近大抵可以用你们在一起吃饭的次数来衡量。球队聚餐之频繁,是其良好氛围的有力佐证。如果按年龄算,队友里最多的是80后。
 
    作为计划生育年代的出品,他们大多没有兄弟姐妹,而且有不少老家不在常州。所以,工作之余,有些队员就真的没朋友了。
 
    云鹏跟我说过,在进球队之前,下了班除了回家不知道能去哪,因为他在常州除了同事就没有认识的人了。三年过去了,球队成了队友们的第二个家,兄弟姐妹众多,其乐融融。前几天十几位队友聚餐,我问他们一个问题,球队是不是他们心目中最亲密的团队,大家无一例外地举手了。
 
    其实我是明知故问。因为我看到大家有什么开心重要的事情,请得最多的就是队友,绝大多数场合我是必到的。
 
    看着大家打趣逗乐,有时我会走神,脑海里浮现出五年、十年后大家围坐一起的场景。那时候,也许雅二代足球队都颇具规模了。
 
    去年底的年会前,服务组商量着给我一个终身荣誉队长的头衔,后来应我的建议,设立了雅碧湖名人堂。因为我觉得终身荣誉队长非我莫属,但名人堂大家都有机会入选。年会上,我按下金手印,进入名人堂。那也是难忘的一刻。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未来的雅碧湖,将是更团结更强大的队伍,我在名人堂翘首以待第一位小伙伴。以下是服务组的颁奖致辞:
 
    经服务组商量讨论以后,决定从今年年会开始,启动雅碧湖名人堂评选工作,平均每年评选1个名额(如当年没有合适的人选则暂停评选1年),我们的评选条件与NBA名人堂相类似,凡是为球队作出过杰出贡献的人,无论男女、水平高低,都有进入名人堂的资格。
 
    希望各位队员多加努力,争取早日进入这个荣誉殿堂。
 
    今天,我们雅碧湖足球队名人堂正式开启,并迎来了他的第一位成员——冯克列先生。冯克列为清华大学本科和美国夏威夷大学土木工程系硕士毕业,履美十余年后回国,主要从事红酒行业,于2015年8月创立了我们雅碧湖足球队,并担任了首任队长,为期两年。在他任职期间,制定并完善了一系列的管理制度,使得我们球队发展迅速,用了极短的时间便从一个草台班子走向了成熟,在常州业余足球界具备了一定的知名度与影响力。
 
    虽然在常州我们只能算是小字辈,但是我们球队在很多方面都走在了别人的前面,比如我们的踢球报名方法、服务组管理模式、技术数据统计、球队章程的制定、队内杯赛的组织等等,也多次被兄弟球队借鉴学习,而这些绝大多数都是冯队原创并发扬广大。现在冯队虽然已经不再担任我们球队的队长一职,但是他依然是我们球队的核心所在,依然是我们精神领袖,依然是我们球队走向更远方的领路人。
 
    下面让我们用掌声有请雅碧湖名人堂NO.1——冯克列上台。
 
\
 
    球队发展的过程中也会冒出这样那样的问题。前年五月份,我偶然发现部分队友之间玩牌,输赢过万。我担心如果不制止会给球队发展造成不良影响,便立下规矩:队友之间,输赢不得超过两千。
 
    在我想来,两千块钱,输了就当是请队友们吃了一顿,回家老婆知道了也不至于引发家庭矛盾。雅碧湖有很多成文的规矩,这条不成文的规定,迄今被严格执行了两年多。
 
    我不懂麻将、牛牛之类,只知道每逢队友输了超过两千时,会被戏称为“进花园”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经费是草根足球队的痛点。感谢主席徐斌和李导,为球队慷慨解囊,不计回报。感谢云鹏、小东、吴瀚、肖扬、阿伟、殷总、老宋、倪老师、金娜、小洁等热心队友给予球队的不同形式的赞助。
 
    感谢南方电机的大力支持!
 
    感谢谷神庄园、盛来阳光、金姆健康、水星家纺、伟昊科技等公司支持球队的活动!
 
    感谢翁云云女士对雅碧湖足球队的厚爱!
 
    回国这几年来,我做得最用心的一件事就是创建雅碧湖足球队。有些人不理解,甚至觉得我不务正业,但我觉得能和兄弟们一起拥有这样的一段经历是幸运的。
 
    衷心希望我们还能一起续写雅碧湖更辉煌的篇章!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在雅碧湖,我和队友们并肩前行,追逐共同的梦想,相约一起踢球到老。
 
    在球队成长的这三年里,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结识了几位好兄弟。相信队友们,尤其是在一个战壕里摸打滚打的服务组成员,也会有同感。是认真、团结和坚守成就了今天的雅碧湖,这是我们值得珍惜的精神财富。
 
    终于可以落笔,我看了一下时间,凌晨3:30。我终于赶在征文的截止日期完成了作业。篇幅冗长,事实上这是我有生以来写过的最长的一篇文章。
 
    如果你已耐心看完,我要说声辛苦了。这是对我过去三年为球队无怨无悔倾力付出的真实记录,也希望籍此对后来人有所启发和感召。
 
    人活着,要有情怀,多照亮一段路,多温暖一些人。
 
    我爱雅碧湖,祈盼常相随。当我已迟暮,愿你正年轻。
 
\
 
    爱家敬业,快乐足球。敬请关注雅碧湖。

\
劲爆体育公众号

 

文章关键词:雅碧湖 足球队 三周年庆 足球情 劲爆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