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业 > 运营 > 正文

中超塔基 中乙應向城市化和本土化發展
2019-01-11 23:04:11   作者:中乙联赛   阅读数:   我要发言(0)   收藏本文

“中甲聯賽准入資格審核截止日在即,俱樂部須在1月10日下午5點之前解決相關款項至少2000萬元,否則俱樂部將失去中甲聯賽參賽資格並被迫進入破產清算程式。”

    勁爆體育職業足球訊:2018賽季中乙南區第一名的中甲新軍四川安納普爾納俱樂部發佈聲明,三個賽季投入超過2億元,俱樂部出現短期經濟困難,為了更好地備戰新賽季,公開向省內外有誠意有擔當的企業或個人發起邀約,形勢包括但不限於:增資入股或整體轉讓。
 
\

 
    1月9日淩晨5點,安納普爾那再次在官方微博發佈緊急聲明,闡述了俱樂部在資金方面面臨的巨大困難,希望向社會尋求合作度過難關。“中甲聯賽准入資格審核截止日在即,俱樂部須在1月10日下午5點之前解決相關款項至少2000萬元,否則俱樂部將失去中甲聯賽參賽資格並被迫進入破產清算程式。”
 
  此外,消息顯示,北京體育大學獲得了河北精英55%的股權,俱樂部更名為河北北體大精英俱樂部。
 
  加上此前爆出的解散、撤資或者經營困難的消息,剛剛進入2019年,中乙成為中國足球的焦點所在,中乙的發展也引發了更多的關注。
 
  投資人與俱樂部健康發展
 
  重點:1。保障投資人理性投資,設定支出和投資限額;2。強化俱樂部自我造血功能;3。進一步強化政府合作,為投資人和俱樂部提供保障;4。籌畫成立中乙公司,為中乙聯賽提供支撐。
 
  在中乙退出潮湧現的背景下,如何保障中乙投資人的穩定性,保障俱樂部發展的穩定性,是中乙聯賽發展的核心,只有完成這個核心任務,中乙聯賽的賽制改革、城市化改革、年輕化改革,才能最終落在實處。
 
  對於未來中乙發展,目前備受關注的一項政策便是限制支出和投入,以及限薪,按照規定:中乙俱樂部的投入上限是3500萬,投資人注資上限則是2500萬、2200萬和2000萬,此外,中乙不設置虧損要求。薪酬規定沒有設置,但獎金規定設置是:預賽階段贏球獎30萬元,平球獎10萬元,決賽階段則是100萬和30萬(等同於中甲)。
 
  中國足協關於支出限額和投資限額的規定是中乙俱樂部自行商討的結果,記者採訪了多家中乙俱樂部負責人,他們對這個限制也非常贊同,而且這一規定很符合中乙現狀,沒有虧損限制,如果投入2000萬,其實已經可以保證俱樂部正常生存,如果通過相關營收(包括政府支持),支出達到3500萬,基本符合沖甲球隊的資金支出。
 
  “支出限額和投資限額如果嚴格執行,其實對俱樂部的要求就非常高,俱樂部必須要避免無效支出或無效投入,任何資金的浪費都將加重投資人的負擔,或者戰績受到嚴重影響,對於中國足球來說,更加嚴格的管理和經營,其實是從中乙開始的。換句話說,中乙俱樂部要想正常發展,對於俱樂部管理、球隊管理的要求可能會比中超和中甲更嚴格,這對中國職業聯賽發展其實是一件好事。”淄博星期天俱樂部總經理兼主教練侯志強表示。
 
  中乙聯賽仍舊處在激烈的變革期,主要是此前的投資者出現了不堪重負的現象,但新的投資者也不斷湧現,比如中冠第一名的泰州遠大,在昆明集訓的時候更是把俱樂部大巴直接開到了昆明,方便球隊的備戰,而現在不少中乙俱樂部甚至沒有自己的大巴。
 
  在這個變革過程中,中乙最重要的就是避免此前的教訓。雖然部分投資人因企業或者個人問題陷入困境而不得不退出是不可控因素,但在可控範圍內,更少的投入、更精簡有效的運營和管理,必然是中乙發展的方向所在。
 
  除了投資人理性投資、俱樂部的自身造血之外,政府支持也是關鍵,中國足協表示“中乙聯賽將緊緊依靠俱樂部所在地政府和協會”,據悉,相關方面也有意從整體和宏觀上強化與中乙俱樂部所在地方政府的進一步合作,比如召集地方政府主管領導開會等,以此促進地方政府對中乙俱樂部的支持,為投資人提供整體的保障,進而徹底夯實中乙聯賽這個中國職業聯賽的塔基,在這一點上,看到了“舉國體制”的影子。
 
  同時,中國足協有意把中乙進行整體包裝,成立中乙聯賽公司,目前,中國足協也在冠名、贊助方面進行全面的整體包裝,進一步做大中乙聯賽這個市場。“中乙聯賽雖然是第三級聯賽,但中乙聯賽的俱樂部更多,涵蓋更廣,未來的發展必然有著更加廣闊的空間,我們也相信有眼光的贊助商會進一步加強對中乙的贊助。”青島中能俱樂部總經理黃建告訴記者。
 
  體系改革與賽制改革
 
  重點:1。中乙球隊全面擴軍,未來或達到66支;2。中乙或分級為城超和城甲聯賽;3。中超或中甲俱樂部二隊可能參加城甲聯賽;4。中國足球或形成五級聯賽體系。
 
  在2018年中國職業聯賽總結大會上,足協副主席李毓毅明確表示:“在中國足球競賽體系的頂層設計中,中國足協將中乙聯賽定位於城市聯賽,以及中超、中甲外的第三方聯賽,是支撐中超、中甲年輕化發展,緩解中國足球人才方面供需矛盾的聯賽。中乙聯賽將緊緊依靠俱樂部所在地政府和協會,要加強與中超、中甲的溝通交流、人員互動,要加強中乙聯賽改革創新的研究。”
 
  在過去幾年,中乙持續擴軍,2017賽季,中乙參賽球隊為24支;2018賽季,中乙參賽隊增加到了28支;2019賽季,中乙參賽球隊為32支,但目前因為退出和限薪的問題,參賽球隊並未完全確定,2019年1月12日將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時間點,這個時間點之後,2019賽季的中乙參賽球隊將最後確定。
 
  中乙還將持續擴軍,按照計畫,2020賽季將達到36支,2021到2023年賽季將達到40支、44支和48支,中國足協有意按照這個規劃,繼續通過三年的擴軍,於2027年最終將中乙聯賽的參賽球隊確定為64支。
 
  關於改革創新的研究,消息顯示中國足協有意將中乙更名和分級,按照規劃,中乙未來將組建城超聯賽和城甲聯賽——或者說是中乙A組和中乙B組,城超球隊為全國性主客場賽制,城甲球隊則進行分區制,然後和城超形成升降級關係。重點說明的是,此部分目前只是規劃,並沒有最終形成政策。
 
  就足協的規劃來說,中乙應該是完全職業化的方向,不管是城超或者城甲,整個規劃完成之後,中國職業聯賽將達到18(中超)+20(中甲)+64(中乙)的配置,職業聯賽球隊將達到102支,中冠也將向半職業化方向發展。城超和城甲將是一個主體,但是升降級體系意味著城超成為第三級聯賽,城甲成為第四級聯賽,中冠成為第五級(半職業或業餘)聯賽。
 
  值得注意的是,為了進一步培養頂級俱樂部的年輕球員,中國足協表示將在中冠聯賽中引入中超、中甲俱樂部二隊,但如果城超和城甲的分級政策最終確定,那麼中超、中甲俱樂部的二隊將可以參加城甲聯賽。
 
  這一點還需要最後成型的政策進行確定,業內人士建議,城甲聯賽引入中超中甲俱樂部二隊需要有整體青訓的名次考核,設定4到8個名額,而中冠俱樂部引入中超或中甲俱樂部二隊則只需要註冊制即可。如果有可能,城超聯賽其實建議參賽球隊20支,引入4支最頂尖的中超俱樂部二隊,如此,城超、城甲和中冠的中超中甲俱樂部參賽隊,也可以形成升降級制度,唯一標準是中超俱樂部二隊不得升入中甲,中甲俱樂部二隊不得升入城超。
 
  如此眾多的職業俱樂部,球員供應必然緊張,在這方面,目前蓬勃發展的青訓(足協、俱樂部、校園足球和社會)將是重要的支撐。
 
  城市化和本土化方向
 
  重點:1。中國足協明確提出中乙城市化方向;2。和城市化相配套的是本土化方向;3。城市化對中乙俱樂部提出更高的要求。
 
  在中乙未來的定位中,“城市的聯賽”是一個很重要的方向,此前李毓毅對中乙建設的表述可以清晰地看到這一點,至於城市化方向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在中超和中甲的影響下,在東部地區,中乙俱樂部的生存空間比較有限,所以他們的定位將立於城市化,以便與中超俱樂部進行明確的差異化定位。
 
  比如淄博星期天,他們就立足於淄博,他們擁有專注於淄博星期天的球迷組織,但也有球迷組織同時為山東魯能(中超聯賽球隊、省份化代表)和淄博星期天加油。
 
  更明顯的是江蘇,江蘇擁有中超球隊江蘇蘇寧,中甲新軍南通支雲,中乙球隊目前擁有江蘇鹽城、蘇州東吳、昆山FC三家,2019賽季基本確定增加泰州遠大、南京沙業,整個江蘇將擁有5支中乙球隊,其中一支省會城市所在地球隊(南京沙葉),三支地市球隊(鹽城、蘇州和泰州)以及一支縣市球隊(昆山),其中昆山雖然是縣級市,卻是全國百強縣之首,其GDP收入超過三個省市自治區,而且昆山業餘足球發展迅速,已經形成分級的業餘聯賽,這一切都是昆山FC的基礎。
 
  但在西部地區,中乙俱樂部恐怕仍舊會是省市的代表,比如目前處於困境的寧夏山嶼海,以及有極大可能進入中乙的拉薩城投和山西信都,這也是由西部經濟發展和足球基礎所決定的,更加廣闊的西部,城市反而處於更核心的地位,這其實和中乙城市化的定位並不衝突。
 
  城市化是方向,本土化則是手段之一,足協明確規定:2019賽季俱樂部報名名單中必須包含1名本土球員,2020年要求達到3人,2021年要求達到5人,目前瞭解的是,本土化的標準是出生地和職業球員首次簽訂工作合同,也有俱樂部提出,戶口所在地(可以設置年限要求),以及連續三年註冊的青訓球員也可以作為本土化球員。
 
  城市化不是一個寬泛的口號,需要俱樂部把血液徹底融入這個城市,要和這個城市的市民、年輕人、校園形成全面的互動,以中乙俱樂部為導向,進一步完善這個城市的足球範圍乃至體育氛圍,唯有如此,才可以保證俱樂部的長遠發展,才可以保證政府的全面支持。
 
  年輕化方向和青訓
 
  重點:1。中乙賽制設置“U21政策”,明確了年輕化的強制要求;2。轉會體系改革適應年輕化要求。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2018年度,不少中乙俱樂部根本沒有21歲以下的年輕球員,中國足協提出年輕化之後,不少中乙俱樂部都忙暈了——他們第一時間把電話打給了中超俱樂部或者青訓不錯的中甲、中乙俱樂部,求購21歲以下球員。
 
  中國足協的規定是:中乙要建設U17、U15、U14、U13的四級梯隊,這是此前就明確規定的;設置2019賽季U21累計出場3人次,2020賽季U21同時在場2人、累積出場4人次,2021年U21球員同時在場3人、累計出場4人次。
 
    年輕化的要求其實相當高,原因很簡單:從足球規律上來講,低級別聯賽應該承擔更低年齡段球員培養的任務,這符合足球規律;從現實來講,2018賽季,U21球員,中乙聯賽的比例僅僅10%多一點,相反中超U21球員比例超過20%,中甲達到了20%,中乙反而成為了“養老院”。當然,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因為中超和中甲實施U23政策,24歲到25歲這個年齡段球員的使用率,中乙的比例明顯比中超和中甲要高。
 
  為了支持中乙的U21政策,中國足協明確表示中乙將實施設置長期租借政策,目前消息顯示,政策或僅對21歲以下球員有效。從18歲到21歲,球員可以在重要的成長階段持續參加中乙職業聯賽,這是青年聯賽無法比擬的鍛煉機會。
 
  中國職業足球的年輕球員規定,未來建議如下:中超不設置限制政策或放寬到25歲,目標是為國家隊儲備年輕球員;中甲設置U23限制政策(配套政策是U23球員設置長期租借政策),目的是為國家隊及國奧隊培養年輕球員;中乙設置U21限制政策,目的是為國奧隊及國青隊培養球員。更重要的是,一名球員從18歲到25歲可以形成完善的上升通道。
 
  總而言之,乙級聯賽的發展核心是城市化和年輕化,本土化則依附於城市化,更重要的是通過市場化和政府支持,強化中乙聯賽的健康發展。
 
  在職業聯賽的金字塔體系中,只有中乙這個塔基夯實了,中甲和中超才能充滿無限活力。
 

文章关键词:中超 中甲 中乙 中冠 职业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