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姓消融55年後再贏球 踢球吧,印度!
2019-01-13 12:00:57   作者:东方好莱乌   阅读数:   我要发言(0)   收藏本文

踢球吧,印度!對於印度體育來說,板球也許有歷史榮譽,但足球的魅力,是板球無法比擬的。今天,印度隊能4-1戰勝泰國,55年後在亞洲杯上再次勝利,意謂著印度足球終於開始展現自己的價值,這是自由的力量,這是足球價值和體育精神的正常回歸,而泰國從教練到球員無法理解這種意義,他們輕視印度,輸球也屬正常。

    亞洲杯第二比賽日,冷門不斷,除了澳大利亞輸球,印度隊在首戰中以4-1大勝泰國,爆出一個不大不小的冷門。上一次印度在亞洲杯上贏球,還是在只有四隊參賽的1964年亞洲杯上,當時印度以2-0勝韓國,3-1勝中國香港。

\
 
    此後,印度在1984年打入亞洲杯,結果兩個0-2輸給了新加坡和阿聯酋,0-3輸給中國隊,中國隊全場爆射35次,由林樂豐、古廣明和當屆亞洲杯最佳球員賈秀全各入一球;2011年年再戰亞洲杯時,又是三戰連敗。
 
    不過八年的時間,印度已經展現一支高質量戰術球隊的模樣,快速的攻防轉換,球員細膩的配合和小球處理能力,儘管依然會陷入某段時間的低潮,但表現已經極為出色。印度人曾被認為是不適合集體運動,但在本屆亞洲杯上,這個慣例被打破了。印度首場的4-1,直接讓泰國主帥拉耶瓦茨下課。
 
    印度歷史:諸神閃耀,人民為奴
 
    印度的歷史,可以追溯到西元前2500年,在今天位於巴基斯坦的摩亨佐—達羅遺址中,我們可以發現古印度人建造的一座完美城市:富人區的住宅裏,擁有獨立的衛生間和浴室,而且開始使用火磚建造房屋,城市裏還有公共浴室。此時的羅馬人,還沒有出現。這是印度歷史上著名的哈拉巴文明,他們由古印度人創建,以城邦商業文明的形式出現和產生,沒有文字。
 
    雖然沒有文字,但哈拉巴文明,與西方的兩河流域發生了很多接觸,在相關遺址裏,挖出過帶有蘇美爾人風格的天青石項鏈。今天的印度文明,就在不斷的與外來文明的接觸和同化中產生的。
 
    西元前1200年,中亞地區的斯基泰人,在很多歷史書上被稱為“中亞印歐語系的雅利安人”,駕著馬車,從印度河流域的西北部,入侵今天的印度,他們佔領了恒河流域,把古印度人,一直趕到了今天印度半島的南端,很多人去了斯里蘭卡。
 
    今天,我們可以看到,印度的斯里蘭卡族,有著很明顯的古印度人的相貌,他們的皮膚,比善於打板球和羽毛球的印度馬拉地族人要更黑,而且身材矮小;印度南部的低種姓人群中,很多相貌也是身材矮小,皮膚黝黑,他們都是哈拉巴文明時期古印度人的後裔。
 
    擁有騎射武器和工具的斯基泰人,用閃電戰開始橫掃恒河平原,原住民們被屠殺或趕至南部。這群雅利安人,開始興建城市,他們本來就有文字,部落祭司們把雅利安人對於印度次大陸的征服歷史用人類遠古時期的“神王神代”的風格描述下來,即是天神讓他們來征服不開化的弱小民族,並把大量的雅利安武士行為進行神化,完成了《吠陀》一書。
 
    在《吠陀》中,印度教的諸神開始出現,比如因陀羅,他喜歡喝過酒後穿著金色的盔甲進行衝鋒,這是標準的武士行為。為了方便統治,這群印歐語系的入侵者推出了種姓制度,掌握文化的祭司們把自己稱為婆羅門,城邦領主和武士階層被稱為刹帝利,原有的雅利安農人被稱為吠舍;而被征服的古印度人,被稱為首陀羅,他們只能從事繁重的勞動,沒有政治權利;第五等級為那些曾經反抗過和不屈服的古印度人,他們被定為“不可接觸者”,從事屍體搬運工等類似的世襲職務。
 
    種姓制度,從靈魂上摧毀了人性。種姓制度最大的惡,是催生人性中最大的惡,婆羅馬和刹帝利為了能夠擁有特權,必須將被統治者的奴隸身份固化,婆羅門們越懶惰,越無知,越好色,越要將低種姓人身上的奴隸烙印死死釘下。
 
    大航海時代後,荷蘭、葡萄牙和英國依次入侵了印度,最終以英國的入侵最為徹底,英國人決定溫和的維持種姓制度,但英國人必須打擊婆羅門的權力,抬升軍事領主刹帝利的地位(這與英國金雀花王朝與天主教廷的對抗原理如出一轍),在英統治時期,很多爆亂都是以印度教的名義出現的,並不是社會階層真正的反抗。
 
    所以當印度在1947年獨立以後,種姓制度並沒有消失。古印度的歷史,其實一句話就可以概括,眾神閃耀,人民為奴。
 
    種姓制度對於印度的體育扼殺,是根掘式的。首先,種姓制度其實最歧視女人,高種姓的女人,生而就是為了完成高種姓豪門之間的姻親而出現的,自吠舍以下,女人的身份低下,嫁人前後,都沒有社會地位,大部分人必須接受種姓制度帶給女人的身份,概括以之就是:未嫁人前從父,嫁人之後從夫,沒有社會屬性。
 
    因此,種姓制度在印度獨立後至上世紀末,基本上使印度體育成為高種姓體育運動。以板球為例,出過最多板球明星球員的,就是馬拉地族,標準的高種姓帶有雅利安人血統的民族。再以板球明星Yuvraj Singh為例子,他的父親就是一位板球明星,板球對於他的家族來說,是男性嫡子關係的一種延續。
 
    還有很多高種姓的家族,認為體育是體力活動的一種,本來就是屬於低種姓者的活動,他們的孩子應該去當牙醫和律師;而低種姓者,其生存的環境和種姓、社會氛圍,又不可能讓他們從事體育運動,種姓文化在很大程度上,已經成為社區文化。
 
    1998年,今天執政的印度人民黨開始執政,推行民族和非教派主義,開始慢慢融化種姓的堅冰,其結果是,帶動了整個印度文化和體育的進步。
 
    《摔跤吧,爸爸》是一部典型對印度原有社會階層和體制進行反思的作品,當男主想讓自己女兒從事喜歡的摔跤時,收穫的卻只有白眼和社會岐視,這是一個真實的事件,男主原型辛格-帕尕,在現實中決定幫助自己的女兒,完成她成為摔跤手的夢想。
 
    電影裏的描述,更加美麗。現實中,爸爸帕尕幾乎被視為一個怪物和有不倫傾向的人,他必須冒著比死更可怕的、喪失榮譽的危險來培養自己的女兒,了不起的是,這部電影最終被拍出並上映了。只有成為父親,才知道帕尕的偉大和不屈。
 
    《小蘿莉的神猴大叔》更是印度電影中關於民族、信仰和人性深層思考的電影傑作,用喜劇的形式拍出,其表現是,愛和自由是這個世界最偉大的力量。
 
    當文化開始反思之時,體育的成功,如滴穿石;當種姓制底的堅冰開始融化,體育就不再只是少數人的運動。
 
    印度足球超級聯賽在2013年10月開打,足球運動以觀賞的價值,在印度社會裏進行傳播和欣賞,其結果是足球運動員,擁有更多的社會地位和價值認同;其次,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看足球,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從事足球運動。
 
    印度的體育,缺少資金投入。但是,資本願意追逐一塊未被開發的處女地,印度超級聯賽,默多克聯手時為印度首富、信實工業的主席安巴尼投資足球。這意謂著足球在種姓消融之時,在印度社會裏會吸引來越來越多的人參予,也吸引了資本的重視和參予。
 
    踢球吧,印度!對於印度體育來說,板球也許有歷史榮譽,但足球的魅力,是板球無法比擬的。
 
    今天,印度隊能4-1戰勝泰國,55年後在亞洲杯上再次勝利,意謂著印度足球終於開始展現自己的價值,這是自由的力量,這是足球價值和體育精神的正常回歸,而泰國從教練到球員無法理解這種意義,他們輕視印度,輸球也屬正常。
 

文章关键词:南亚足球 印度足球 印超联赛 印度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