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乙 > 商务 > 正文

中能:沒退路必須沖甲 中乙退出潮是警醒
2019-01-11 23:44:29   作者:中冠联赛   阅读数:   我要发言(0)   收藏本文

他們經歷過三級職業聯賽,而且深耕足球已經長達15年了,另一方面,他們常年堅持參加青年聯賽(U系列聯賽和青超聯賽),去年年底的U23聯賽中能也是兩支中乙參賽隊之一,長期對青訓的堅持也成為中能的標籤之一。

    勁爆體育網職業足球:在乙級聯賽的參賽球隊中,青島中能是個特殊的存在,一方面,他們經歷過三級職業聯賽,而且深耕足球已經長達15年了,另一方面,他們常年堅持參加青年聯賽(U系列聯賽和青超聯賽),去年年底的U23聯賽中能也是兩支中乙參賽隊之一,長期對青訓的堅持也成為中能的標籤之一。

\
 
  對於中乙的現狀和發展,中能俱樂部總經理黃建自然最有發言權。
 
  媒體:或許要從中能青訓說起,中能常年參加青年聯賽,也是U23聯賽的兩支乙級隊伍之一,為什麼會這麼做?
 
  黃建:這也是一個傳統或者責任吧,在當初青島海牛和頤中海牛的時候,俱樂部就一直在做青訓,當時以幾個重點學校為中心做青訓,培養了大量的人才。作為傳承,中能俱樂部接手之後始終延續了這樣的一個傳統,而且青訓有了更大的發展,實現了常態化、規模化,青訓也成為俱樂部工作的最重要組成部分,中能青訓從原來的26所特色學校發展到現在100多所的規模,同時在校園足球普及的基礎上進行梯隊的專業化培養。我不敢說我們有多高的境界,其實就是傳統和傳承最終演變成責任,當然客觀上,我們不是豪門俱樂部,只能依靠培養年輕球員為一線隊輸血,有些能力更出色的隊員也可能通過這個平臺轉會到大的俱樂部,實現俱樂部的造血。
 
  媒體:以前很多人會說,中能接手的是頤中的青訓,但現在中能新建起的梯隊成績也不錯,比如03梯隊在2018年青少年冠軍杯上表現就很搶眼。
 
  黃建:這個隊伍是我們是我們青超聯賽03年齡段的隊伍,在打冠軍杯之前,青島足協組建了青運會的代表隊,我們這個隊伍就拉過去了,正好冠軍杯來了,這個隊伍也有了更好的練兵機會。
 
  確實如同很多人說的那樣,原來中能接手的時候,薑寧、鄒正、鄭龍、宋文傑他們都是頤中梯隊的,但他們的職業發展是在中能,並由中能走向了更大的平臺。年輕球員比如95這一批,王子銘(轉會到北京國安),鐘義浩(轉會到廣州恒大),劉鍏成以及2018中乙最有潛力球員王澤陽都是中能培養出來的。此外,中能的03梯隊連續兩年前六名,目前中能也組建了9到19歲的11支梯隊(U16兩支隊伍),下麵還有更低年齡段的球員,按照區域組隊,尚未進入梯隊序列。
 
  我們每年都會從青年隊提拔年輕的球員,他們的能力或許達不到中乙的要求,就像侯導所說的那樣,魯能的青訓球員都無法很快適應中乙聯賽,所以我們主要是讓他們體驗職業隊的管理和訓練,合適的機會讓他們上場,然後一步步鍛煉和培養他們。
 
  媒體:關於自用球員和出售球員,怎麼平衡?
 
  黃建:我們希望所有的好球員都留在中能,但球員的去留要符合球隊的定位和戰略,我們必須尊重足球規律,必須在俱樂部發展和球員發展中進行均衡,比如現在我們在中乙,有資格與有能力打中超的,我們不可能阻攔他們到更高平臺發展,能打中甲主力的也不好留,但未來到了中甲,那麼中甲實力的球員就可以安心留在球隊。
 
  媒體:中甲明年擴軍,沖甲名額變成了3+0.5+0.5,中能是否會沖甲呢?
 
  黃建:沒有退路,我們必須往上沖,我們這個球隊是從頤中海牛手裏接過來的,讓俱樂部回歸高水準聯賽或者較高水準聯賽是我們的責任和義務,我們也一直相信,以我們長達15年的投入,以我們始終如一的青訓堅持,我們的平臺應該不止於中乙。
 
  媒體:喬偉光董事長為何在俱樂部出現連續困難的情況下仍舊堅持搞足球呢?
 
  黃建:用喬總自己的原話說,中能足球俱樂部就像他自己的孩子一樣,傾注了太多太多的心血,不只是經濟上,更是感情上。當時義無反顧接過來,現在就要義無反顧搞下去。一支球隊會有低谷,但肯定會找到適合自己的模式堅持下去。其實單純從集團的角度出發,足球消耗的不只是金錢,還有精力,而且成績不好的時候,大家還都在罵你,花了錢挨罵,這些苦楚其實沒法說,很多人都說,退了豈不是更好?但喬總說,我們要堅持,要對得起足球城,要不忘初心。
 
  媒體:關於中乙的現狀,怎麼看?
 
  黃建:現在多家俱樂部出現困難,讓大家感覺中乙很亂,其實中乙的競技水準和前幾年相比進步非常非常大,前幾年就像是業餘聯賽,現在整體上的競技水準非常高,技戰術素養越來越高,教練組配置越來越好,賽事也越來越完善,包括現代化的訓練手段在中乙都得到了普及,雖然大家可能各自都有苦楚,但有一點是可以確認的:幾乎沒有草台班子在打中乙了。
 
  媒體:怎麼看待中乙正在發生的退出潮?
 
黃建:各自都有不同的情況,但這次上海聯賽總結會可以載入史冊,這次中國足協的政策和導向給中國足球釋放了一個很大的信號,中國足球是自上而下發展的,也需要自下而上完善,目前,聯賽的綜合治理,以及俱樂部的發展導向要求都非常嚴格,反過來,過去大家一味地靠老闆投錢,吃投資飯,但現在退出潮意味著這樣的時代會越來越遠,未來必然要靠經營管理,靠青訓建設實現健康發展,退出潮是警醒,意味著時代的更替,從長期來看也有利於中乙俱樂部的定位和未來發展。
 
  媒體:如何看待中乙的城市化、本土化和年輕化三個方向?
 
  黃建:城市化是為了區別中超和中甲,進行差異化競爭的,這是正確的方向,本土化和年輕化也是方向,尤其是年輕化更是中乙的責任所在,如果從自私的角度講,我會說太好了,早該實行了,因為我們不但達標,而且遠遠超標,但以我對中乙的瞭解,這個方向恐怕不能一蹴而就,肯定需要培育和過渡,具體細則上,比如本土化細則可以進一步協商和明確,以給中乙俱樂部更好的緩衝。未來肯定必須嚴格,職業俱樂部如果連青年隊和梯隊都沒有,還稱得上職業嗎?正像中國足協說的,這些是底線政策。
 

文章关键词:青岛中能 中乙联赛 职业足球